X 关闭

X 关闭

X 关闭

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我的师娘

【都市】我的师娘


师父43,师娘33;师父会赚钱,师娘会花钱;师父的啤酒肚很大,站起 来以后眼睛的视线被肚子挡住,看不见下面的东西。师娘身材很霸道,前凸后翘 的,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入非非;师父脾气很差,对我不好;师娘脾气很柔,对我 很好。同在一个公司上班,师娘是师父的上司。

现在的这个师父严格说起来其实也不算我师父。因为当初他本来不想收我做 徒弟的,想选和我一起去应聘的长的漂亮的女孩做徒弟。但是师娘看穿了他的把 戏,就命令他必须收我当徒弟。师父老大不高兴,所以对我总是黑着个脸,好象 我欠他钱没还一样。平时也很少教我东西,对于工作上的事能不提就不提,生怕 我从他那里学到了什么,所以我只好自己慢慢学,或者请教别的同事。师父在工 作上这样对我,生活上也差不多。他倒是常叫我去他家,但是去不是请我吃饭, 而是让我跟他一起打扫卫生。虽然这个师父对我很差,但是他的确有本事,很会 赚钱,除了公司那点收入以外,他自己从外面联系生意,赚了不少钱;师娘虽然 是他的上司,但是就那么点死薪水,所以远没有师父能找钱。但是师父会赚钱, 师娘就会花钱。半年前在城郊买了套带跃层的商品房,因为离公司有点远,为了 工作方便,就又买了辆车,每天开车上下班,真的潇洒。因为房子有点大,师父 又懒,所以常叫我去他家跟他一起打扫卫生,说是一起干,其实基本只有我一人 干。没办法,为了学到他的独一无二的赚钱技术,只有忍气吞声了。只能自己安 慰自己,现在做这些没什么,等学到他技术,就不用受气了。

跟了他不到2个月,公司外派去美国考察学习,师娘凭自己关系给师父弄了 个名额,让他也有机会外出镀金。本以为他一走,我就轻松的多了,正在暗自高 兴呢。没想到他临走前居然吩咐我每周还是要按时去他家打扫卫生,真tm倒霉 啊。

于是在他走后的第一个周末的早上我还是按时去他家打扫卫生了。转了几趟 公交车到了他家,师娘把我迎进了屋,这2天打扫卫生就把孩子送到他外婆家暂 住2天。夏天的早上,师娘却穿了一套比较厚的棉布睡衣,我想有钱人讲究穿这 个说是吸汗,我们这种穷小子基本是裸睡,也没多想,就直奔主题,干活去了。 中午时候,师娘做了简单的午饭,随便吃了点,然后就在他们的客房里午休。冲 了个澡,就全裸着睡了,其间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和一个女的做爱,人很熟 悉,但是却没有注意是谁。起来后,鸡巴很硬,翘的老高。也没去管,穿了衣服 又接着干家务。又干了一段时间,师娘招呼吃晚饭,晚饭很丰盛,师娘手艺也很 好,于是准备开吃。没想到师娘居然拿了冰冻啤酒出来,爽啊,这个天喝冰啤, 简直爽到极点啊。也不跟师娘客气,接过啤酒就喝,边吃边喝边聊,一会没注意, 2人居然喝了7,8瓶。我倒没醉,不过估计师娘差不多了,脸色绯红,话也多 了起来。于是我建议不喝了,吃饭。师娘居然急了,说:“你什么意思?才喝这 么点怎么就不喝了?这么大热的天,喝点冰啤正好啊。你跟我还客气什么?”说 着又去冰箱拿了几瓶冰好的啤酒出来。(师傅家的冰箱是那种很高很大的双开门 型)。为了表示我不跟她客气,我也就继续喝着,只是有意识的让她多说话少喝, 我则尽量很快的往肚里灌。就这样,一会4瓶又没了,因为喝的有点急了,而且 这几瓶基本都被我一人喝了,所以头还真有点晕了,于是我再次提议不喝了。 “恩?又不喝了?你跟我装什么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酒量,今天才喝这么点你 就2次说不喝了,你什么意思啊?嫌我做的菜不好吃啊?”师娘说着说着激动起 来。得,我接着喝吧。于是我自己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出来,这次我只拿一瓶, 而且我慢慢喝,这下应该没什么事了,我暗自想到。

说着说着说到师父了,师娘又开始激动了,又加上喝了酒,有点燥热,她居 然把睡衣就往2边一拉,露出了乳房上部的1/ 3出来。从拉开的睡衣可以看到, 师娘的乳房是那种标准的球型,很白,很结实。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咽了下口 水,下面的弟弟立刻起立了。我不敢再看了,低着头继续吃菜、喝酒。没想到师 娘又开始激动了:“你今天怎么了啊?怎么跟你说话不看着我啊?我很老吗?我 很丑吗?”这次真的没语言了,我只好抬头看着她眼睛,听她说话,但是那露出 的1/ 3乳房是那么的白,白的耀眼,无意中还是看了几眼。

喝着喝着天就黑了,我半天才发现不对劲,天啊,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没公交 车了,这么远的郊区我怎么回去啊?我沮丧起来,师娘发现我表情不对,于是问 明了我原因。“哈哈,怕什么啊?我那有车,我开车送你回去。”说着说着,居 然真的走向门口,准备换鞋开车送我回家。都这样了,还开车送我呢?这可不能 开玩笑,于是我一边婉拒,一边拉她回来。三拉两扯的,师娘的睡衣居然松了, 乳房都露了一半出来,我不敢再拉了,呆那不敢动了。她似乎也清醒了一点,不 再闹着去开车送我,嘴里却说了一句让我更惊奇的话:“我喝酒了,不方便开车 送你回去了,干脆住这里得了。”我好象也没选择了,只好又回到座位傻坐着。

师娘走到客厅,坐在地板上招呼我:“过来一起看电视,吃水果吧,傻坐那 干吗啊?”我就走过去,也坐到了地板上。师娘并没开电视,而是又继续跟我聊 了起来,一会就聊到了师父。说到了师父,我又感兴趣起来,又开始和她慢慢聊。 她说因为她自己在单位因为工作原因常批评师父,给他脸色看,所以回家基本上 都让着他,好让他心态平衡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让着师父,他自己也还明 白,有个分寸,慢慢的师父居然习惯了这种角色,而且有时甚至变本加厉,开始 过分起来。说到这,师娘突然不说话了,我就奇怪的问她师父到底怎么过分了起 来?师娘卷起袖子,裤腿给我看她的胳膊和腿。啊,看了师娘的胳膊和腿,我才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热的天她却穿一件比较厚的棉布睡衣的原因了。原来师娘 胳膊和腿上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师娘说这全是师父掐的。我更奇怪了,问 她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容忍师父这样?她说开始师父也不是这样,只是开玩 笑的掐她,没想到用的劲慢慢的越来越大,她疼了,就叫,师父反而越掐越用劲, 感觉很兴奋的样子。她骂他、反抗,但是都没用,师父劲大,她没有办法。说着 说着,师娘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骂师父不是人,而且激动的转过身去,脱去 了睡衣给我看师父在她背上留下的伤。那是怎样的一个身体啊?雪白,丰盈…… 然而如此漂亮性感的身体上却有着一块块青的、紫的伤痕。我惊呆了,问她,师 父怎么下手这么重啊?师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了, 他下班后就跟一些狐朋狗友在外面瞎混,吃喝嫖赌样样都来。每天晚上都很晚了, 才喝得醉熏熏的回家,然后倒头就睡。就是没喝醉的晚上也很少和我过夫妻生活, 直接就跟我说在外面应酬,给小姐了。这也就算了,有时晚上他又主动想要我, 但是跟那帮朋友学坏了,从来不正正经经的做,都是搞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折磨我, 虐待我,我身上的这些伤有一部分就是他这么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低下 头,小声嘀咕:“师娘你这么漂亮,这么性感,他都不回家守着你,还在外面乱 来,真的过分。”师娘听了问我,“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啊?”我一急,抬起头, 大声说:“怎么不是真话啊,师娘你真的又漂亮,又性感啊。”没想到这时师娘 也转过了身来,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顿时呈现在我眼前。好漂亮的一对乳房啊, 是那种完美的半球型,大而坚挺,看上去雪白、爽滑。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师娘 的乳房看,似乎还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这时师娘突然坐了过来,就那样挺着那对漂亮的乳房对我说:“好看吗?性 感吗?”我还是没有缓过神来,眼睛还盯着那对乳房,只是一个劲点头。师娘抓 过我,抱住我开始吻我,只觉得一个滑嫩的小巧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打转,一会 调皮的压住我的舌头,一会又吮吸我的舌头。我本能的往后躲,但是师娘牢牢的 抱着我不放,一不小心居然压倒在了我的身上。师娘继续狂热的亲吻我,我用力 的想推开她,没想到手却推在她的乳房上,乳房好软,而且真的很爽滑。师娘直 起身说:“他觉得我不好,吸引不了他,但是你觉得我漂亮,性感;他不稀罕我, 我就给你。”然后脱去了全部的睡衣,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面前。好漂亮的裸体 啊,乳房大而坚挺,小腹光滑平整,一点也没有生育过的迹象,腿修长性感。我 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师娘已经动手脱去了我身上唯一的短裤,我那早就发硬的鸡 巴顿时直直的弹跳了出来。她不顾我惊讶的表情,埋下头,一口含住我的龟头, 开始给我口交起来。都这样了,我想恐怕也没有谁能拒绝得了了。师娘的口交技 术真的很棒,用那樱桃小嘴含住龟头一下一下吃着,还不时的吐出龟头,用舌尖 来回砥砺它。那嫩滑的舌尖在龟头上的缝上轻舔,那感觉真的欲死欲仙。师娘用 手轻握阴茎,用舌头把龟头四周都舔了个遍,包括龟头下面的那处特别敏感的地 方。吃完龟头,师娘并不停下来,继续含着我的睾丸开始吮吸,大吃特吃。看着 如此漂亮、性感的女人在给我口交,想着她平时在公司那么多员工面前都是那么 的果敢有魄力的女强人形象,心里更是平填了一份自豪感,满足感。师娘的舌头 继续来回舔,龟头上的一阵阵快感传遍了全身。过了10分钟左右,我就坚持不 住了,本来想让她起来,射在外面,但是她却不肯,反而吃的更深了,有几次感 觉龟头都顶到了她的嗓子眼。我也不再坚持,干脆抱着她的头,一下一下的用力 按着。又过了一会,我实在忍不住,一股憋了很久的,浓浓的精液就那样猛烈的 射在了她的嘴里。师娘似乎很有经验,我射的那一刻,她的舌头不再乱动,只是 深深的含着龟头,等它尽情的喷射。射完以后,鸡巴又连着耸了几下,又射出了 几小股精液。师娘喝下了我的精液,慢慢的吮吸龟头,把它残余的一些精液也吮 吸出来,给我清枪管。那么美丽的一张脸上此时却充满了淫荡的表情,嘴角还挂 着残留的精液,空气里弥漫着精液的腥味。师娘舔干净嘴角的那些精液,直起身 来说:“别不好意思,你师父常让我这样做,他的精液感觉又浊又臭,特别难闻 ;你的精液很浓,很稠,但是喝起来感觉很好,带点腥味,但是很好接受。年轻 人就是有活力啊,连精液也是如此充满活力。”我被她的有点脸红了,她却不以 为然的说:“有什么难为情的?做都做了,还不能说啊?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 了出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时我坐到她身后,开始用手慢慢的玩她那对 漂亮的乳房。这对乳房真的又大又结实,手感很好。软,但是坚挺。乳房很大, 我一只手有点握不住,但是仍然一手一只奶,把玩起来。由轻到重的揉、捏、挤、 抓……好好的玩了个够。

玩完奶子,玩奶头。感觉师娘的奶头已经在我刚才玩她乳房时慢慢的竖了起 来,就象两颗蜜枣一样耸立着。我用指头捏奶头,挤它,捻它……玩的很过瘾, 这边的师娘已经开始低声的呻吟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我放开了 那对诱人的大奶,用嘴含住了奶头,开始慢慢吮吸,用舌尖砥砺奶头,师娘的呻 吟声逐渐加重。我的手也开始进攻她的下面,啊,好湿啊,师娘的下面已经洪水 泛滥,她的呻吟已经变成了低声哀求:“别折磨我了,快来吧。”但是刚才射完 以后,我还没有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于是师娘又开始给我口交,想让我的鸡巴快 点再次膨胀起来。这一次,我们用了69式。只是我仍然没有给她口交,还是用 指头帮助她。就这样又过了几分钟,我的鸡巴在她舌尖的攻击下,终于又硬了。 她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而且她坚持不带套子,说她自己喜欢原汁原味,)阴 道流的淫水打湿了我的阴毛。看着她粉红的阴唇在我龟头上张开了小嘴,慢慢的 吃进我的龟头,直到完全包住我的阴茎,那感觉真的好爽。师娘慢慢的开始加快 动作,阴唇带着淫水撞击着我的睾丸,啪啪啪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动听。两只 大奶使劲的晃着,上下翻飞,配着她的呻吟声,真的非常淫荡。大约15分钟后, 她觉得不过瘾,要换姿势,于是爬在地板上,把屁股撅得老高,完全露出阴道, 让我从背后干她。我慢慢的由浅到深的插入,轻重结合的抽插。但是师娘似乎感 觉不过瘾,一个劲的让我用劲点,再深点。于是我完全放开了,一下比一下重, 一下比一下深的使劲抽插起来。师娘开始在啊,啊的叫着,后来就近似疯狂的开 始象母狼一样嚎叫:“啊,啊,爽啊,插得好深啊。穿了,穿了,你要把我插穿 了啊。”我故意问她:“那是不是要停啊?”“不,不要停啊,继续插,好过瘾 啊。把我插穿好了啊。插死我吧。”“再用点劲,你别光插啊,玩我奶子啊,使 劲揉搓啊。”我晕,插还不行,还要玩奶。于是我扶着她腰的手又尽量往前伸, 握住她的奶,开始揉捏起来。“不,不,错了,使劲玩我奶啊,这样不过瘾啊。 用手拽吧,两只手抓着我的奶用力往后拽。”听了她这一要求,虽然担心这样做 会伤了她,但是我还是照她要求做了。两只手抓两只奶,用力往后拽着奶子,鸡 巴借着这个力,使劲的插她阴道。她叫的更大声了,我都怕周围的邻居听到,她 却说不怕。又过了20分钟的样子,我终于坚持不住了,在她疯狂的叫床声中, 全射在了她的阴道里。

我们两人筋疲力尽的躺在那里,互相爱抚着,慢慢交流。她说她已经有将近 2个月没有和师父做过爱了。而且每次即使做爱,师父也从来没有坚持过这么长 时间。最多10分钟就射了,她还没有满足,没有到高潮,师父就疲软了。所以 有时她和师父做爱完,自己还躺在床上靠手淫来满足自己,女人三十如虎啊,没 办法啊。而且师父有时性虐待她,刚才那种拽奶玩法就是师父发明的,开始玩时 她感觉自己的乳房象要被扯下来一样,被拽的生疼,后来习惯了。做爱时如果乳 房受不到这种大力刺激,反而觉得不过瘾;她说以前师父是个性爱狂,常变着花 样和她做爱,她这些东西都是师父教她的。后来师父常到外面嫖,他们就少做爱 了,所以时间长了,她憋的很辛苦;除了师父以外,我是第一个和她做的男人, 虽然她跟师父都这样了,但是她还是比较传统的一个女性,很难轻易接受一个不 是自己老公的男人身体。但是她觉得这段时间来看,我为人比较和善,而且勤快, 再加上她也开始产生了对师父的报复心理,所以刚才才和我做爱了。我问她: “那你干吗不找别的男人啊?我穷小子一个。”师娘说:“平时看你干家务,身 体很不错,比较结实啊,而且你中午裸睡时没插门,我进你房间拿东西,看见你 鸡巴直直的挺着,当时就冲动了起来,真想冲上去坐在上面爽个够,但是怕吓着 你,只好又继续憋着了……”。

当晚和师娘又做了3次,每次时间都比较长,让她到了几次高潮,临晨时我 们实在没有力气继续了,于是就那样赤裸着睡了过去,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 精液和淫水混合着的味道。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仍然在睡觉,忽然感觉鸡巴被什么东西包住了,睁眼一 看,师娘正在给我口交,怪不得这么舒服呢,哈哈。看我醒了,师娘停止了动作, 我们一起就那样光着刷牙、洗脸,然后一起吃饭。吃了一会,她又不老实了,从 座位上溜下桌子,我正奇怪她要干什么。突然觉得鸡巴又被她含住了,于是我说 :“别闹了,吃完再继续啊。”她吐出龟头,说:“你吃你的嘛,别停,让你感 觉一下这种爽法。”于是我继续吃,她也继续吃。我哪里还吃的下饭啊,只觉得 下面舒服的不得了,但是她不让停啊,所以我继续吃饭,而她继续给我口交,但 是吃的什么,味道怎么样,我是没有一点印象了。一会功夫,精液暴射了出来, 她全部接着,喝了进去,舔干净龟头,然后口也不漱,又继续吃她的饭了。当时 我的感觉不是一般的舒服啊,心里那种征服感,成就感由然而生。饭后我们又干 了2次,然后她开车把我送回我住的地方,接了孩子回家。

后来,在师父没有回国的日子里,一有时间我们就在一起做爱。直到最后师 父回国了,我们才没有继续了。但是每次想起和师娘的那些疯狂的日夜,我的鸡 巴还是会翘得老高,憋的很硬。
上一篇:【都市】偶的SY史 下一篇:【乱伦】小姨子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