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关闭

X 关闭

X 关闭

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大丈夫日记

【都市】大丈夫日记


‘铃……铃……’

‘老公……起来啦……上班啦……喃喃……呼……呼。’身上被一阵推挤我 不禁无神的醒了过来,直觉的转身,那浮在眼前的墨绿脸孔却让我每天早晨都会 吓了一跳。

我‘王士凯’三十多岁,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有着一个三十多坪还在代款的 房子,和一位喜爱时常在脸上涂上绿泥的老婆阿芳。

从床上坐了起来,脑中还是一片混顿,余光飘移,忽然看见枕上那两片不知 从那来的切片柠檬,胡乱想着好像是昨日晚餐见过,然而再看清楚柠檬片的四周 似乎沾染着绿色的颜料,尔时,才大悟的想到,那可是老婆的圣物。

不错,早餐的柠檬绿菜汁,晚餐的柠檬鸡柳以至她的年青秘方,可是家中从 来不可缺的物品,若说柠檬和我那个重要,有时候我真的没把握她会回答哪一个。

用力的摇摇头顺便用手揉一下脸,尽力的让自己清醒,看看时钟分针停留在 八点十分,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正要给朦胧的头脑一阵清醒,然而水龙头流出 那恐怖电影中才会有的血水,着实的又让我吓了一跳。

‘死人了吗?’不,其实那只是老旧的水管生锈而已,有时候真不了解那些 时常在马路上修水管的到底在修些什么,同一个地方还挖了许多次,而我家的自 来水却没有一天不是这种状况。

等了会,水终于恢愎了它该有的颜色,这时的我却已把上班的衣服给穿好了, 而且正享用我一天中最风光的时刻。

一头旁分的短发,一个自认再帅气不过的脸,全都在那一片光面上印出,别 看这只是一面镜子,在我心目中那可是能和老婆的柠檬相较高下的东西。

时间终于到了要上班的八点半,我从冰箱匆忙的拿走那昨日多买的三明治, 本想亲一下沉睡中可爱的老婆,然而却临时作罢,这可不是不爱她,而是比起做 爱她的表现,我更讨厌她脸上的绿泥,于是我出门了。

离开了小电梯,走过一楼管理员福伯的桌台而出公寓,走的时不禁眇了一眼 那空空的管理员坐位,心中思绪又起,其实说真的,自从结婚搬到这里二年多来, 在早上的时间我从没有看过福伯在管理员位置上过,他总是出现在下班时回家的 晚上,有些时候我总是觉的他像是只有晚上会出来的东西,尤其他也叫福伯。

手上的表来到了八点三十五分,我也已走到了熟悉的公车站牌,这是我上班 的方式。曾经同事小张问我,现在台北的交通如此方便,就算不开车,也有捷运 可坐不是吗?何必要和人挤什么公车呢?

我的回答很简单,‘坐公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耶,你可别小看我坐的那 班公车,别说司机是位美丽的健美小姐,而且这个时间车上都挤满了大学生,你 要知道现在的女大生穿着可辣的很,在这寒冷的秋天里,她们每个却像是球场上 的啦啦队员。

不过,话说回来,当然我的目地并不完全在此,而是每天搭上这班公车一定 会看到一个人。

那是在二年前冬天的事,当我第一次踏上这班公车看见她时,她的容貌就深 深的吸引着我,尤其是那灵巧的大眼,轻小的红唇和绑着长长马尾的学生头,活 像在家乡我曾暗恋过的一个邻居,黄茹美阿姨。

对了,她姓陈,是某所知名大学的学生,在当时注意她胸口上绣的名字所得 的资料便是如此,直至今天我所知道的并不比两年前多,或许是我已经有了家室 关系,我并不想刻意的去追查她的资料,而只要在上班的早上能看见她就已很好。

‘隆……隆……’一阵机械吵杂的声音响起,看着眼前老旧的公车,回神的 我忽然怀疑自己走错了站排,然而正当公车停在我面前,那车门一打开,熟悉的 面孔入眼,这使得我证实了是这班车没错。

‘王先生早啊,今天还是那么准时。’粉红贝扇的发夹夹着盘头的黑发,一 双明亮的大眼闪着活力光彩,每次一见到她便会觉得充满了活力与朝气,她就是 司机黄小姐,此时她正用着类似阳光的问候向我打招乎。

‘嗯,外面一堆女人要养……对了,今天这车好像有些不一样……’我半开 完笑回答并问道。

单手打动排档发出尖?的磨擦声,春风却挤满了她的脸,黄小姐回道:“没 办法,最近公司为了应付检查,把一些新车子都留在总站了,哦,对了,中间的 门有点故障,王先生如果经过那可要小心点,尤其今天是学校开学的日子,车上 待会可能会很挤。‘其实和黄小姐的认识也很偶然,在这若大的城市中,公车司 机当属男性居多,当我第一次坐上这公车时我也很呀异,因为在我印像中公车司 机应该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酷哥,然而这一次却是一个充满了野性美的女人, 而且是虽然几乎每天都会见面,但是我总觉的身材健美的她时常会不经意的注意 我,就连每天打招乎的样子也好像特别装饰,更何况能让她如此的据我所知不到 三人。

点了点头,我感谢的说了一声,这时车子已开始走动,我也结束了和她的交 谈而熟悉的走向了我故定站位置,找寻一天的好心情,然而今天我失望了,她并 没有像往常般的总是坐在那个位子,取而待之的则是一个满脸皱纹阿婆。

‘她怎么了,今天怎么没来?’心中犯疑着眼光四处搜寻,然而结果看来她 今天并没有搭这班公车。

一点点失落伴随着平常心,我仍若无其事的向眼前坐在椅上的阿婆看了一眼, 却发现阿婆也好像在看着我,两目相交,似乎引来了一阵心悸,我微笑的点了头 示好,这是我一项对人的礼貌,然而只见阿婆却别过头去,小心的抱紧胸前那装 满不知什么东西的塑胶带,好像深怕一会被我抢走似的。

公车跟着停了几站,人也开始多了起来,这时我挪动双脚尴尬的往走道中靠 拢,这并非阿婆的关系使然,而是到了我享受在公车上另一段时间到了,而且如 果继续待在坐位旁一定会有令人难堪的事情发生。

就如平常一般,我的周围越来越挤,而且各种不同的香水和洗发精的味在我 的鼻间盘旋,想像着身在天堂的味道,这比酒的味道还令人沉迷,‘唉呀……对 不起……真不好意思……没关系……’公车开始快行了起来,想毕是黄小姐开始 露出以前本是赛车手的本性,因此照贯例,车上的人也开始随着煞车靠站和起动 响起了这几句,有一段时间我曾经计算过,结果是‘唉呀’以二十六声拔得头筹, 再来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也有十七句之多。

感觉比平常的挤还要挤,我凝望四周一下,不知是开学的关系否,车上来的 大部份是女大生,不同于往日的是,大部份是我没看过的生面孔,由于太挤的关 系,忽然间我的身上四周感到被几团东西顶着,于是我下面那坚硬的部位也有了 相当的变化,还好就是那几团东西造成了我和她们下身一定的距离,这才免掉了 我的窘境。

‘现在年青人实在是不像话。’话从老婆婆口中说出听入了我的耳中,和我 心中所想产生了一定的共鸣,不错,太不像话了,难怪我那当整容外科的表哥会 如此发达,但这也要拜表哥这等人所赐,才让我们男人处处都能赏心悦目。

‘啊……你干什么……色狼,变态……咻……卡卡卡……碰……’老婆婆的 话讲完不久,我的思绪仍停在四周那片‘波’淘‘胸’涌,这时身边不远处忽然 响起了尖叫,公车也突然停止而发出卡卡卡的声音。

直觉的向那看去,忽然间我看到了人类的最坚忍不拔的潜力,和中国几千年 来成语的妙处,你猜怎么了,只看尖叫漫骂声响时,原本已经挤不下的车上,忽 从发声处刷了一声硬生生旋开了一人周圆大的圆圈空间,而位在圆圈中男女主角 却是一个不起眼的男子,和一个两人份大的女学生。

两人份大来形容一个女生或许有些过份,然而在我脑中除了两人份大的名辞 外就只有“宽”这个字了,与其用宽来形容,我想两人份会贴切些。

‘真是不要脸,抓起来到派出所去、小小年继这种事也敢做。’众人的指指 点点中,男子开始有些后悔的低下头,忽然间他好似发疯的冲向公车中间的那门, 而那女生也在第一时间追了上去,只听碰一声接着哄隆一声,悲参的事情终于发 生了。

我不是说过在这我看到了人类坚忍不拔的潜力和中国成语的妙处吗,前者在 女子尖叫时已看到了,而后者就是在这时。

‘夺门而出’这句来形容这时的情景再不过了,男子和女生这一推撞竟把公 车门给撞掉了,而悲惨的是男子那看起来瘦弱的身体,除了随同门板被撞在地, 还得接受随后那女生的一压。

其实说真的,那男子也怪可怜的,在他的身上你可以想像到当时美国双子星 大楼第二次倒下时身在一楼的救生员,不同的是一个在救人,一个被人救。

我匆匆的离开了公车,甚至也没有像平常一样的和黄小姐打招呼,因为经验 告诉我再呆在现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反正这里离公司不远,偶而运动一下也不 错,于是我花了将近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走到了公司,说起来那是一个十五层楼 的华夏大楼,而我所在的公司就在这其中的三楼。

‘王先生,您早。’听到了管理人的问候突然使我一顿。

‘今天是怎么了,平常对我连看都不看的管理员还对我打招呼耶。’心中有 些不解,但我仍然却向他点了点头走向电梯,由于这个时间是上班时间,因此电 梯内也有不少的人,只是并没有像公车上那般挤。

像在公车上一样,我老是喜欢静静的在一旁观察别人,尤其是女人。有人说 女人在电梯内时最在意的是她的头发,说的一点都不错,这个电梯内五个女人之 中就有四个会不经意的去拨她的长发,我敢说不是为别的,而是为了我们这些男 人,尤其当我们在她身边时,那拨动头发的次数只增不减。

然而这种小动作并不是女人才有,看那边的男人一直整他的领带结就可发现, 于是也可以这么说,电梯之所以叫电梯可想的是雄性和雌性彼此放电的所在,如 果这个理论成立的话,也许电梯根本不需要外来的电力来发动。

结束了脑中的胡思乱想,踏出电梯,入眼的是一个亮眼的花瓶式发报机,看 她正坐在玻璃门后的柜台内,一手抚弄着长发,一手上还不时拿着话机,不断展 现她媚人的嗓音,然而眼睛却注示走进门的我放出一连串电死人的眼波。

这种一心三用的功夫,似乎只有这位我们包装部门的部花,老板的小姨子陈 梦娇才会,看她忽然放下话桶对我说:“凯子大哥,姊夫……不……林先生叫你 上他那去,现在,你的包包放我这吧,等一下来拿的时候人家有事找你喔……‘ 高八度的声音咬字不清的全由鼻孔出来,让我仿拂接听了一通0204,天呀, 看她的身材,我肯定她还没有和老板搭上亲戚已前,一定是个卖槟榔的小妹,这 不,圆甜脸上一付发春的样子,不知经过了多少白色乳液的洗礼,那靠在桌前的 上半身有着一对受不了衣服的挤缩就快蹦出奶子,无疑是扭西兰的牧场上才有的 东西。

用意智力强拉住快掉下的眼珠子,我放下了公事包:“哦,娇娇,谢啦!‘ 转身再向电梯出发,目标是在十三楼的主管部,对了,公司分别在十楼出口部, 十二楼的营业部和十三楼的主管部,平常我都是在出口部中的仓存部门,这会儿 上来这却觉得有此陌生。

一样的情影,却是不一样的气份,看着眼前那如天仙般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 容,我知道已经到了这十三楼的冷冻库,不应该是管理部。不错,眼前有着选美 小姐资格,堪称公司最美的女人,总机‘罗美薇’然而她呼出来的一口气却可以 冻死你。

头也不抬,罗美薇冷冷的道:“进门前请先把鞋子的沙踢掉,还有,我要提 醒你,这个月仓库的进出报表该交了。‘’这是什么态度,好歹我也是公司里的 一级主管,就算你是老板的私人秘书兼总机也不能这样和我说话。‘我心中正是 这么想,然而脸上却和颜悦色的道声是,毕竟女人是用来’用”的,而不是用来 骂的。

打个哈哈转进了瓶风后的办公事,随着列表机的响起,忽然间我身处一片花 欉,也许古人说的对‘不经一番寒澈骨,哪闻梅花扑鼻香’我在这闻到的香,却 比的上梅花,还是法国进口的。

话说这里是管理部,然却和营业部一样主都是清一色女职员,这也不能说是 老板好色,会是这样全都是因为我那大学的同学,也就是现在公司的地下董事长, 我的老板娘陈梦芸。

嘿嘿嘿,陈梦芸,她的名字听起来可能是个温柔的女人,然而你只要看到她 那短短的头发,精细的五官,和一付不容侵犯的样子,你就会知道她是一个女强 人,在事业上是,在某方面也是。

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呢,等一会大家就会知道了……

(二)

管理部不是那么的大,其实走个一二分钟就能到达林董的办公室,然而每次 走在这条走道上,看到大家停止了动作的盯着我,都让我有一种好像走在星光大 道的感觉。

‘王大哥,好久没来了哦!’故意拿起资料转身要去影印,业务经理马玉芬, 从我身边经过打趣的轻说。由于她的装扮的非常俏丽,我也不禁眇了她几眼,忽 然间我才发现到她今天好像特别的打扮过。

‘王大哥,你这才来呀,里面的大老板都等你老半天,他心情不太好,你要 小心点。’会计部的小可爱欣欣,暗暗的打了暗号提醒我,在会计部大概和我最 熟的就属她了,不过这也纯属在电脑线上。

别了两人,继续走向林董的办公室,忽然间我的左方冲出了一个十七八岁的 亮妹,由于是新面孔不认识,又来的突然,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王……经理……可不可……以帮……我签个名……’大眼睛中含着渴望, 亮妹看着我,手中递过了纸笔,这时的我心中一跳,忽觉的整个心飞了起来。

‘这不,刚才才说好似走在星光大道,这会便有人拿笔要我签名。’心中高 兴,便也接过了纸笔,然后用我最好看的草字,看也不看就给他签了回去。

亮妹接回了纸,高兴全写在脸上,这时她说:“谢谢你,王经理,没想到您 那么康慨,第一次就保了这么多?!‘

我:“……‘

亮妹笑了笑又说声谢谢,然后就别过我往门口走去,这时我不禁怀疑的向一 旁的公关刘美娟问道:“美娟,她是谁呀,公司新来的小妹吗?‘刘美娟笑道:” 没有啦,她叫叶玉婷,对面那保险公司老板的女儿,因为刚成立不久便过来拜访 顺便拉个保险……’我:“呃?那刚才我给她签的那份……‘刘美娟:”哦,那 是那是针对男性重要部位的一百万保险,因为公司就你们仓储部有男性,所以我 才要带她去找你谈谈,没想到这会你就上来了。’我咧……一失足成千古恨,无 原无故为我的小弟弟保了险,这下回去小芳不知道会不会和我离婚……

别了刘美娟,快速的走向林董的办公室,由于刚以的事件,我警悌自己,最 后终于越过了秘书艾琳空荡的桌旁,来到了林董的门口。

说真的,这一趟二分钟的路,实在不好走。虽说是挺让人赏心悦目,然而, 花了钱替自己小弟弟保险真是不值。整整领带,咳了几声,我敲了敲门,只听一 声请进,声音却不是林董。

‘士凯,你来了!琳,你先出去,那件事你赶紧查清楚!’坐在董座上的陈 梦芸,她像以往一样穿着白领短彬,深蓝色短裙,我进来时她正打发着秘书艾琳。 只见艾琳点头说是,出门前便也深意的望了我一眼,这时陈梦芸指指桌前的沙发, 亲手捧着两杯咖啡起身走来。

陈梦芸:“士凯,坐,你大概知道今天找你上来什么了。‘摇摇头,我顺手 拿起了咖啡喝了几口。

陈梦芸看我表示不知,忽然她眉头皱了皱又道:“看来林世郎(林董)什么 都没对你说……‘陈梦芸的脸上凝重,这事说得似乎和我有关,我不禁心头一冷 心想:”说?说什么,难道发生什么事?不会是要我走路吧!’但见她叹了一口 气拿起了咖啡又道:“士凯,你和我跟世郎认识也有一段日子了吧!‘点点头, 我们三人是大学的同学,这点我当然知道,然而看她那严重的表情,我的心跳的 更快了……

陈梦芸又道:“那么你也知道最近公司走的并不是很顺……‘

‘天呀!很不顺,那不就要裁员了吗……难道我在名单内……’陈梦芸似乎 看到了我脸上像大便一般,忽然她又道:“其实这件事应该由世郎对你讲才对… …我不应该……你是知道的。‘林世郎在私底下虽是我大学死党,可是他搭上了 梦芸成了挂牌董座后,可掌管着人事大权,这不是摆明了吗。

‘士凯!’陈梦芸脸上沉重的叫了我一声,但我早就变成化石,此时的我内 心无比的沉痛,想到我为公司打拼了这么多,换来的竟是这等下场,这世间难道 还有天理吗,这道底是什么世界呀!真她娘的。

我抬起头无言的看着她,这一刻间忽然觉的室内的景物变黑了,空气糟了, 连手上的咖啡都像是沥青。

沉陌了一阵,陈梦芸好似鼓起勇气,她冷静的说道:“士凯,其实我已经和 林世郎离婚了,就在昨天。‘

我:“……‘

陈梦芸:“……‘

我:“……‘

陈梦芸:“你还好吧,士凯?‘’哈哈哈,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哈哈… …真好……太好了……呃!‘忽然看到陈梦芸那惊呀又带薄怒的脸,我才惊觉的 止住,马上又换了一张沉重的脸接道:”哦,不,我是说太不幸了,小芸,你别 伤心,这一定是世郎的错,对吧!’。

一句话似乎挑起陈梦芸的怒火,只见他用力的放下瓷杯便也撒了一桌的咖啡 :“哼,那个不要脸的东西,往我这么对他,把爸的公司都给了他,他竟然利用 职务之便,跟公司的小姐乱搞,还弄的公司乌烟瘴气的,要让我知道谁是那婊子, 我就砍了她娘的祖宗十八……‘陈梦芸双眼冒火,那放在桌上的杯把竟然瞬间被 捏断,那情形就好像昨晚才看过武侠片,看的我不禁脚底冒凉,这时,陈梦芸忽 然抬头对我恨笑道:”士凯,你可知道是谁……’‘我……我……不知道……但 我是会……站在你这边……’上齿和下齿不断的敲打,武侠片已经转成恐怖片, 我知道我再不说个好话,搞不好明天新闻的头条,就是某橦大楼爆炸多人死亡的 事,而且刚好我也是榜上炸的最烂,死无全尸的那一位。

‘嗯!这个我知道,士凯,从大学开始你就一直暗恋着我对吧!说真的,那 时我就应该选你,而不是把你留给阿芳’。往后躺在沙发上,不亏是商场上的千 面女郎,这会她的表情和前后一秒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关联。

做人要乘势而为,这虽不是我的处事方针,然而为了身家性命,我也得霍了 出去,我道:“是呀,当时你可是校花,全校的男人可说半数都对你有非份之想, 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排队都要排到几千号呢。‘人说谎话要比真话好听, 陈梦芸转眼间果然露出了得意的笑。

陈梦芸:“哦?士凯,难道到现在你对我还有感觉?‘我:”嗯,别说有感 觉了,要不是现在是上班时间,我真想一亲芳泽……’当这话一说出口,忽然间 我才察觉我好像不应该说的太夸张,但是后悔又好像太晚了点,只看陈梦芸脸上 完全变了个样,现在的她,脸上完全不是怒火,而是另一种火。

‘士凯,你是知道的,我和林世郎早己冰的好些许日子,这阵子我想到了大 学那时,你和我……其实我们也满愉快的不是吗……’陈梦芸起身越过了小桌坐 到我的身旁,她提起了大学时我不小心跟她的那一次,她的意途已非常的明显, 只是想到那一次,我的小弟弟都软了,因为那是一次恐布的经验。

‘哇!小芸……等等……这样不好……现在是上班时间,等会艾琳进来看到 了话……’‘上班?董事长都被我给开除了还上什么班呀……再说,没我的吩咐 没有人会进来的。’陈梦芸说着说着,已经解开了我的裤带。这使得我心头刚刚 踩死鹿的大象又狂奔了起来。

‘小芸,真的不行……’虽然我没想要得什么贞洁牌舫,但也不是人尽可‘ 妻’,因此仅管我身上某处还是被逗的站起来,我仍然做最后的争扎。

陈梦芸这个女人,她可不管什么不行,大学时她就是这样把我的处男夺走, 害小芳三个月不跟我说话,这会说话间她已用手握紧了我的肉根,惊呼的说道: “士凯,没想到一别三日,真让我刮目相看,是不是小芳帮忙陪养的。‘

‘……’

陈梦芸果然是个狠角色,他见我不回答便开始就对我施了重刑,只见她侧坐 在沙发上,府下身去便用口含住我的分身熟练的套弄,果然,分身在她的口中受 到了极为严刑拷打,不过我心想:“总说我也是个汉子,怎么可以投降,自少也 要撑个半钟头……‘但是,天不从人愿,才经过了十分钟,她那柔软的舌头,有 如一只毒蛇,已让我达了顶点。说起了蛇,我最怕也最恨了,想起早年当兵时拿 着步枪除蛇的壮举,如今我仅有的就只剩水枪一只,刚好蛇已在枪口,此时不射 又待何时。

想着想着,于是我不再忍让,下身用力一顶,让枪靠近一点较好打的中,接 着板机一扣,神准的打出了加浓的一发……

这一发的力道可大,陈梦芸被我打的起身咳了几下,然而回神的我见她如此, 却不知那‘蛇’到底打死了没……
上一篇:【另类】催眠父亲 下一篇:【武侠】【妖魔道】(1-34)